欢迎来到 - 居士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民俗 > 节日 >

41岁爸爸为补贴家用凌晨送外卖 突遭抢劫被割喉

时间:2019-09-09 01:51 点击:
原标题:凌晨3点送宵夜,杭州一兼职外卖小哥遭抢劫割喉 2019年6月22日3时46分,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白杨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称学林街与学林支路口发现一受伤男子。接警后,白杨派出所快速赶赴现场处置。 经初步调查,系嫌疑人华某(男)持刀对韦某(男)实施

  原标题:凌晨3点送宵夜,杭州一兼职外卖小哥遭抢劫割喉

  2019年6月22日3时46分,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白杨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称学林街与学林支路口发现一受伤男子。接警后,白杨派出所快速赶赴现场处置。

41岁爸爸为补贴家用凌晨送外卖 突遭抢劫被割喉

  经初步调查,系嫌疑人华某(男)持刀对韦某(男)实施抢劫,导致韦某颈部受伤流血。

  目前,韦某已在医院做完手术,暂未脱离生命危险。该嫌疑人华某已被警方控制并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41岁爸爸为补贴家用凌晨送外卖 突遭抢劫被割喉

  昨天,是8岁男孩小韦去参加小学入学面试的重要日子。

  早上7点多,他就穿上妈妈准备的白色短袖衬衫和干干净净的白球鞋,等着前一晚出去做外卖跑腿的爸爸回来带他去新学校。

  可这一等,等来的却是爸爸受伤进医院的消息——“医生说人送到医院的时候,血都快流光了……”

  说好第二天送儿子去学校面试

  没想到直接躺进了医院

  22日一清早5点左右,快报85100000热线接到读者爆料:学林街学林支路路口,一快递小哥脖子被人用刀子捅了,非常危险,被送往省中医院下沙院区抢救。

  我赶到医院时,伤者正在住院部3楼的ICU抢救,伤者的妻子、儿子、和父母都在门外等待。

  妻子姓李,贴着ICU门框瘫坐在地上,眼睛已经哭肿了。我递了张纸巾给她,她抽抽涕涕地说了声“谢谢”,手里捏着的手机还没挂断,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爸爸怎么样?爸爸没事吧?”

  正对着手术室大门的休息椅上,也时不时传来哭声,伤者的儿子和奶奶坐在一起,有点不知所措,他的白衬衫上贴着005号圆形粘纸,这是早上学校老师给他的面试号码。

  突然一个女医生探出头,“来两位直系亲属进去认一下人。”小李和公公赶紧跟着进了ICU,大约15分钟后两人出来了。

  “太惨了!整个脖子都被刀划了!”伤者的父亲韦师傅说,“儿子平时脾气很好的,这是得罪了谁啊。”

  一家人来杭州18年

  韦爸爸晚上兼职送外卖

  伤者姓韦,山东人,41岁,一家人在杭州打拼已经有18年了。平时一家4口就住在下沙学林街附近,父母则长居在大约40分钟路程的海宁地段。大女儿读4年级,小儿子今年9月正好上一年级。

  “毕竟家里有两个孩子,压力还是有点,总想着能多赚点钱。”韦师傅说。平时儿子在一轮胎厂做机修工,为补贴家用,会在休息日时兼职做跑腿外卖。

  小儿子说,爸爸做兼职有一年多了,“以前跑蜂鸟和达达,现在只跑达达了。”

  “昨天晚上,我是叫他不要去了,因为今天一早要送小儿子去学校面试,但是他坚持要去,大概晚上11点多出的门。”小李说,以往老公出去送外卖,她都睡得不太踏实,早上5点多肯定会打电话给他,“今天也是奇怪,睡到7点多才醒,发现他还没回家,就打电话,但打不通了,一直没人接。”

  早上7点多打不通,到了8点还是没人接。小李有点慌了,赶紧打电话给住在海宁的公公婆婆。“我儿媳妇觉得肯定出事了,我们分头去路上找,又跑去医院问。”韦师傅说,大概9点多,他接到小李的电话,人找到了,在医院。

  至于为什么会受伤,我中午12点多离开医院时,家人都还是一头雾水。

  凌晨3点多送外卖发生争执

  最后倒在网吧门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医院出来,我赶去事发现场。学林街学林支路路口是一个丁字路口,靠近学林街北面即是杭州师范大学校区和学生宿舍,路口沿街有好几家小餐馆。

41岁爸爸为补贴家用凌晨送外卖 突遭抢劫被割喉

  我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吃饭时间,来来回回有不少骑着电动车穿着统一制服的外卖小哥来餐馆里取餐。说起昨晚上的事情,路口黄焖鸡店的小个子老板连口说“对对对,我是听他们说出了事情,不过不是在路口,呐,是前面那个网吧门口。”

  顺着黄焖鸡老板的指向,我大约走了二三十米,在一网吧门口的非机动车道上,看到两大摊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血迹。再往前走,大约又是二三十米,也能隐约发现血迹。

  小胡就在这家网吧上白班,事发的时候他正在网吧二楼睡觉。“大概凌晨三四点,我同事听到外面有声响,走到门口看了眼,就看到有人躺在马路边上。我同事也被吓得不轻啊,赶紧掏出手机报警。”小胡说,他起来的时候是早上6点多,“民警还在附近调查,我们门口都拉起警戒线了”。

  丁师傅是距离网吧大约100米开外的某商业体的夜班保安,从晚上8点上班到第二天早上8点,他也是最早发现小韦受伤的目击者之一。我在现场了解情况的时候,丁师傅正好回去补觉了,和他交班的小伙子阿德大概还原了经过:凌晨3点多,丁师傅听到有人起争执,其中一个是送外卖的,外卖小哥被捅伤后跑了一段路,一直跑到网吧门口。“这一路真的都是血啊!”阿德站在车库门口朝几米外指了指,他一早来上班,丁师傅就带他和七八个同事去清马路,“弄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血迹差不多冲干净了。”

  至于什么原因起争执?阿德和小胡都说不上来,“听说是送外卖没送到楼上?不知道啊,但不管怎样,动刀子也太狠了吧。”

  这一带餐饮外卖生意一直不错。小胡说,凌晨三四点,也常有叫夜宵外卖的,跑腿送外卖的小哥也喜欢在这一带聚集接单。

  昨晚8点半,我又拨通了韦师傅电话,一家人老小还饿着肚子在医院的ICU门口守着,“医生说我儿子还没脱离危险,让我孙女进去在她爸爸耳边喊喊,如果能把他喊醒就好了。”韦师傅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