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居士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发长文:是时候拆分公司了

时间:2019-05-14 19:18 点击: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发长文:是时候拆分公司了 马克扎克伯格无法使Facebook变得更好,但其他人可以。

[摘要]马克·扎克伯格无法使Facebook变得更好,但其他人可以。

编者按: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Chris Hughes于5月9日于《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神译局第一时间编译本文,以飨读者。原文标题It’s Time to Break Up Facebook。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发长文:是时候拆分公司了

左图为Zuckerberg,图片版权:Jessica Chou/《纽约时报》 右图为Hughes ,图片版权:Damon Winter/《纽约时报》

我上次见到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还是2017年的夏天,就在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爆发前几个月。我们在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Facebook办公室见面,然后开车去了他家。我们在一起呆了一两个小时,还有他正蹒跚学步的女儿在周围走来走去。我们主要谈了政治,还谈了一会儿关于Facebook的事情,以及我们的家庭。当日头渐西,我不得不离开。我拥抱了普莉希拉(Priscilla,马克·扎克伯格的妻子),向马克道别。

从那以后,马克的个人声誉和Facebook的声誉一落千丈。Facebook的错误占据了头条——将数千万用户的数据丢给一家政治咨询公司这种对隐私的草率做法;对俄罗斯特工、暴力言论和假新闻的迟缓反应;对吸引用户更多注意力拥有无限动力。

从我们几个当初在哈佛联合创办Facebook算起,到现在已经15年,而我已经有10年没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但我感到一种愤怒,一种责任感。

马克仍然是在大学二年级开学时送父母离开宿舍公共休息室,拥抱他们的那个人;还是那个考试复习拖延症患者;还是那个在派对中排队上厕所时爱上未来妻子的人;还是几年后那个本可以负担得起更好的房子,却还睡在小公寓榻榻米床垫上的人。

换句话说,他是活生生的人。但正是他的人性,让他不受约束的权力成为一个问题。

马克的影响力是惊人的,远远超过任何其他私营部门或政府部门的人。他控制着三个核心交流平台——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数十亿人每天都在使用它们。Facebook的董事会更像是一个咨询委员会,而不是监督者,因为马克控制着大约60%的投票权。只有马克一个人可以决定如何配置Facebook的算法,它可以决定用户在他们的新闻推送中能看到什么,可以决定用户可以使用什么隐私设置,甚至可以决定哪些消息能够发送。他为区分暴力煽动性言论与攻击性言论制定了规则,他可以选择收购、屏蔽或照抄竞争者,让他们不再具有竞争力。

马克是个善良的好人。但令我愤怒的是,他对增长的关注导致他为了点击量而牺牲了安全和文明。我对自己和早期的Facebook团队感到失望,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考虑新闻推送算法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文化、影响选举、赋予民族主义领导人权力。我担心马克身边的团队只会强化他的信念,而不是挑战它们。

政府必须追究马克的责任。长久以来,立法者们对Facebook的爆炸式增长惊叹不已,却忽视了他们在保护美国人、维系自由竞争的市场方面的责任。现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随时可能对Facebook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但这还不够,Facebook也还没有任命高管负责监管隐私问题。去年马克在国会听证后,应该有人呼吁他真正正视自己的错误,但是那些质疑他的议员们却要承受年龄太大、脱离现实,无法理解技术如何运作的嘲笑。这就是马克希望美国人拥有的印象,因为这意味着几乎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们是一个有着控制垄断传统的国家,不管垄断公司领导人的意图有多好。马克的权力是前所未有的,非美国传统的。

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发长文:是时候拆分公司了

2018年,马克-扎克伯格在国会山进行听证会。图片版权:Tom Brenner/《纽约时报》

我们已经有了控制Facebook统治的工具,只是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们。

美国的立国理念是,权力不应该集中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因为我们都容易犯错。这就是为什么开国元勋们建立了三权分立体系。他们不需要预见Facebook的崛起就能理解垄断公司对民主的威胁。杰斐逊和麦迪逊都是亚当·斯密的忠实拥趸,他们认为垄断阻碍了竞争,竞争会促进创新和经济增长。

一个世纪之后,为了应对镀金时代(the Gilded Age)崛起的石油、铁路和银行托拉斯,俄亥俄州共和党人约翰·谢尔曼(John Sherman)在国会上提出:“如果我们不能容忍国王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存在,我们就不应该容忍国王管理任何生活必需品的生产、运输和销售。如果我们不屈服于一个皇帝,我们就不应该屈服于一个拥有阻止竞争能力和定价权的贸易独裁者。”1890年,《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出台,禁止垄断。20世纪,更多的立法接踵而至,更多监管结构得以建立,以促进竞争,并让最大的公司承担责任。司法部打破了美孚公司(又译“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这样的垄断公司。

对于今天的许多人来说,很难想象政府做对了很多事情,更不用说拆分Facebook这样的公司了。这并非巧合。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个由经济学家、律师和政策制定者组成的小型但专注的团体播下了我们愤世嫉俗的种子。在接下来的40年里,他们资助了一个由智库、学术期刊、社交俱乐部、学术中心和媒体机构组成的网络,教导新一代年轻人,个人利益应该优先于公共利益。他们的信条很简单:“自由”市场是动态的、富有成效的,而政府是官僚主义的、毫无成效的。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它们基本上成功地将精力充沛的反垄断执法工作打入历史教科书。

这种转变,再加上有利于企业的税收和监管政策,美国经济开启了一段并购时期,创造了多家特大企业。在过去的20年里,从航空到制药,超过75%的美国行业经历了垄断程度的提高,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增长了两倍。结果是创业精神下降、生产率增长停滞、价格上涨、消费者选择减少。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社交媒体和数字通信领域。由于Facebook在社交网络领域占据着统治地位,它不需要承担任何基于市场的责任。这意味着,每次Facebook做错了事,我们都会重复一个令人筋疲力尽的模式:先是愤怒,然后失望,最后听之任之。

Facebook和它统治地位的建立

时间拨回2005年,当时我在Facebook第一间办公室里,我看到一则新闻: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将以5.8亿美元收购社交网站Myspace。顶灯关着,我们一群人敲击着键盘,21岁的脸庞被屏幕的光芒照得半明半暗。我听到“哇”的一声,然后这个消息由美国在线即时通讯(AOL Instant Messenger)悄无声息地传遍了整个房间。我的眼睛睁大了。真的?5.8亿美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